友人寄來一罐奶粉罐大小的麥芽糖,說是同事家的產品,

沉甸甸地,頗具份量。

 

各家的麥芽糖顏色、風味不太一樣,

有的甜中帶一點隱約的柔和酸,有的甜味比較深沉一些,

這罐麥芽糖的風味跟前述兩者都不一樣,

橘褐色的,吃起來讓人想起兒時常吃的蜜番薯,

甜味在嘴裡流動,這種不文青也不具現代感的風味,

刻畫著兒時的記憶。

 

剎那間,好像回到小時候,

祖父母從鄉下回來常帶上一盒好吃得要命的蜜番薯,

我總挑最瘦、顏色最深的來吃,

番薯與糖,柔和成甜香、焦香,

跟巷口的米香一樣,樸實無華的零食,牽引著兒時的記憶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掃地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