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手翻找網路的豆腐食譜,五花八門,環肥燕瘦,蒸炸滷拌炒,各顯神通。有的經典如一部時代的電影,有的大火快炒如英姿颯爽的花木蘭,有的溫文儒雅得像溫吞而不擅辭令的才子,有的刻意為之,猶如庸脂俗粉假扮西施。

 

吾人心目中最高境界的料理,是類似古籍山家清供那種淡雅的菜餚,搭配當地風土人文,時令節氣,時而加入一些巧思,但從不喧賓奪主,在恰到好處的地方畫龍點睛,任意揮灑。而那樣的料理,也得搭配閒適的心境,才能體會箇中的樂趣。

 

日常生活中的人們,如同各種豆腐料理。

 

有的包裹著美麗麵衣裡頭卻是呆板的味道,有的原料夠好,只需跟醬油共舞就能有美妙的滋味,有的白著一張臉,看起來天然但好像什麼也沒準備,有的在重鹹、重油、辣味裡迷失了原本的豆香,有的在臭味裡自我放逐,與泡菜相遇後居然改變了人生,有的在時光裡沉潛著,成為只能細細品味的豆腐乳,有的開腸剖肚,與絞肉進行基因片段的接合,有的凍得千瘡百孔,只待酸白菜這位伯樂出現。

 

成為怎樣的一塊豆腐,也許先天已經決定了一半,

剩下的一半,可以決定是否要避免過多或不適合的調味。

而維持新鮮度,一個好的本質,乃是最最基本的事。

 

而吾人日常眼中所見,

大多是看起來像麻辣口味的紅燒豆腐,受絞肉吸引的豆腐鑲肉,但兩者氣味未曾相融根本同床異夢,被甜醬油浸得麵衣扁塌不再酥脆的日式豆腐,有少數滷豆腐其貌不揚,卻滋味豐厚,黑黑醜醜的豆腐乳,鹹味甘味達成平衡。

 

言歸正傳,

華美的糖衣終將被時間褪去,露出各種本質,

攝人心神的美麗,可能包藏各種癡迷與禍心,

當帷幕被揭開,也許我們終將感到失望,

但看清,卻是上天賜予人的福份。

 

    掃地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