稀薄的印象裡,唐朝詩人李商隱與杜牧風格多情又柔美,

字裡行間的淒美、浪漫,總少了一點豁達與豪情,

 

兒童時期的我讀到"嫦娥應悔偷靈藥,碧海青天夜夜心",

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

心想嫦娥姊姊真的後悔了嗎?

偷了仙丹奔月、離開霸道的后羿豈不是一種解脫? 

 

多年前,青春洋溢的我讀到"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乾",

直覺得莫名的悲苦,世上還真有如此繾綣纏綿的情懷。

 

 

而今,讀到北青蘿一詩,頗有一種凜冽的孤寂,

頗有一種孤舟簑笠翁、獨釣寒江雪的冷清。

 

殘陽西入崦,茅屋訪孤僧。落葉人何在,寒雲路幾層。
獨敲初夜磬,閒倚一枝藤。世界微塵裏,吾寧愛與憎。

 

孤寂之中,詩人領略了佛法的世界觀,

最後兩句詩"世界微塵裏,吾寧愛與憎",

帶著一種歷經痛苦後的豁達與看淡,

前面數句詩句,大抵是為了本詩的梗-"世界微塵裏,吾寧愛與憎"所做的鋪陳吧!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掃地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