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些年遇到好幾位心靈手巧的人,有的是非科班出身的高手,有的是傳承家業,有的是自己摸索出一套功法,更有甚者,在物質之外,他們能賦予作品更深的意義,或讓使用者、食用者有全新的感受。

對於此,我望塵莫及。

手作並非我的本業,連副業也稱不上。但我和許多人一樣,從手作中獲得平靜的喜悅。

 

手作(從簡單的飯菜也好,滷味也好,涼拌也好,泡菜也好,甚或手工皂、蠟燭也好)是意識的流動,意志的延伸。有些時候,它甚至是表達自己或付出關心的方式。正因為包含了許多意義,手作才如此的珍貴。一剛開始也許沒有美好的作品,但慢慢的,心與手與腦可以相連,哪怕只是一張桌子的大小,都是自己展演的舞台。

 

期許未來的製品、作品能慢慢達到想要的風格,不媚於俗,也不刻意驚世駭俗。

 

對於未來手作的想像,大概就像一座不大的木屋或竹屋,裡面有一張木桌子,數張椅子,桌子中央有主人沏的一壺茶,其味似淡,香氣卻充滿房間,其味甘醇清爽,桌上另外有一碟精巧的小菜,角落的薰香爐飄出隱隱的清香。須臾之間,主人翁喊著上菜囉,竟是古籍中樸素的點心,其內餡,卻是耗費數個月醃漬、封缸才得的醬料,而潔白的米飯,在褐色的碗中更顯晶瑩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掃地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